朱豹卿:李可染的画看看就可以了,运笔不对

来源: 互联网收集【声明】 编辑:小木 发布时间:2022-10-06 115 阅读
  • 举报

    朱豹卿

    1930年生于南京

    1950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绘画系

    1957—1962年重入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人物专业

    得潘天寿、吴茀之、诸乐三教诲

    花鸟从吴昌硕、齐白石入手,由黄宾虹悟入

    擅长写意花鸟,墨简意浓,浑然天趣禅意不尽

    朱豹卿画语

    汉碑《汉延熹华岳庙碑》

    1、初学书法,笔线要做到平实、圆重。要学汉以前的,不要学习唐的东西,溯本求源。

    唐 欧阳询楷书字帖《九成宫醴泉铭》

    2、西画的线条本身是没有生命的,必须靠点、线、面的组合。但是齐白石的一根笔线是有生命的,这就是国画的魅力。笔线它包含起笔、运笔、收笔,一波三折,哪怕是一个“点”,也必须记住有三个动作。

    齐白石作品

    3、执笔不要死捏,一定要悬起来,腕不能靠着桌子,要养成习惯,这样字才写的好。

    4、提即是按;按即是提,应该理解为一种综合力。王石谷说:挚在水上飘。

    5、运笔尤如犁田、老翁荡桨。再形象一点:就是拿一个皮球往水里按,就像是万吨轮在大海里航行,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  6、练字没有条件,可以平时用圆珠笔、铅笔当成毛笔来写。空了就划上几笔,日积月累,也是有收获的。

    黄宾虹作品

    7、切记黄老的五字诀:平、圆、留、重、变。

    8、逆笔转行,这是对的。是一种更高级的笔法。

    9、书法越练越入迷,实质是“太极”。

    李可染作品

    李可染作品

    10、李可染的画看看就可以了。运笔不对,所以他的笔法不能学。

    11、沙孟海不够内在,林散之仅仅是黄宾虹的一些东西。看多了王蘧常、徐生翁也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。我还是喜欢弘一的字。人不可能是完美的,总会受到时代的局限性,每个人只能代表他的时代!


    林散之作品

    12、掌握笔法,是原始积累,这就是“资本”。一分耕耘;一分收获。有了资本,能不能成画家、大家,那就看你的天赋和综合的修养了!

    13、风格的问题,你一定听过“找羊的故事”,其实这个“羊”就是你自己。发掘“潜意识”的审美倾向,归根结底是看你有没有找到你自己。

    齐白石作品

    14、画画,你喜欢齐白石,那就找一本喜欢的册页,反复临摹、研究,吃透。研究其表现法则,不同的画家有不同的表现手法。关键是领悟其精神实质。

    黄宾虹作品

    15、齐、黄比较的话。齐白石天份很高,是一位天才画家,但是他的文化底蕴深度不够、广度不够。黄宾虹是一位学术性画家,比齐白石还是更有高度。

    16、潘先生(潘天寿)看学生的习作,只说好与不好,不讲更多的道理,目的是好好领悟。潘先生说年青人的画展要多看。

    潘天寿作品

    17、画画眼高手低这是对的,眼不高,手怎么跟的上。

    18、画画要笔笔见笔。

    19、画画的人要懂的什么是有品味的画。这就是良知。

    20、画出有质量的画。就是良能。

    21、直觉很重要。像“煤”的感觉,漆黑一片;像“果冻”的感觉,黏黏糊糊。这种感觉都不准确。温润如“玉”的感觉,这才是最好的。同一件事往往人与人之间的感觉是不一样的,感觉非常重要,尤其是画画的人“直觉”非常关键!直觉也就是“第一念”。

    22、中国画是文化、是哲学、不是技艺。


    潘天寿作品

    23、现在画画大师普遍,这是一个历史的过程,不奇怪,大浪淘沙。

    24、国画的“标准”,大众不明白,就是许许多多画画的也不太清楚。这说明闻道的人少了,造成视听混乱。

    25、东西文化差异比较大。东方文化看世界,往往从宏观考虑到微观,用综合思考的方法去认识世界。而西方文化正像尼釆所说的存在决定一切,从个体的意志去诠释这个世界。所以我们在判断某些现象,考察某一观点,必须具备综合思考的能力。这就需要我们阅读古今中外大量的相关书籍,增加知识储备。

    26、画画的人,经历越丰富、知识越渊愽。天赋必将充分地挖掘“潜能”,发挥强大的作用。你可以看看《荣格心理学》是怎样透过生命和生活的理解,阐述 “集体无意识”、“个人无意识”的一些观点。他的许多东西是从中国的《易经》中得到启发。

    27、中西绘画两大高峰,内在的精神是相通的,是两大独立的体系。不可以中西合璧,但是可以相互吸收。

    28、对中国文化要有信心,这是客观存在的,不会消失,它将世代传承!

    朱豹卿作品欣赏

    虹收云动

    100cm×35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2006年

    桩梅

    180cm×66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1999年

    鱼乐

    133cm×35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2004年

    豹卿写趣

    27cm×35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2005年

    天籁

    18cm×24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2005年


    怪哉

    27cm×35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2005年

    浙江美术馆藏

    活化石

    27cm×35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2001年

    岁寒负喧

    139cm×46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1979年

    清明后

    18cm×24cm

    纸本水墨

    1981年

    紫藤双雀

    139cm×35cm

    纸本设色

    1988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