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豳风图:齐白石工笔草虫花卉册

来源: 互联网收集【声明】 编辑:小木 发布时间:2022-08-25 122 阅读
  • 举报

    《豳风》是《诗经》十五国风之一。豳同邠,周的诸侯国,其故城在陕西旬邑县西。豳风是西周时期这一地域的民间歌谣,共七篇。七篇中以“七月”最为著名,是《诗经》中最长的诗歌。全诗咏唱农人一年四季的劳动生活,如春耕、采桑、制衣、打猎、盖房、藏冰、造酒等等,述说农民的艰难,描写在季节中变化的景物与自然生命。

    马和之《豳风图》局部

    南宋高宗、孝宗年间,画家马和之画过《豳风图》《唐风图》《陈风图》等,每幅表现一诗,均依据诗的内容,画人物、山水 、花鸟、草虫等,画风以简率为宗,研究者认为是供宫庭用的《诗经》插图。齐白石《广豳风图》 为草虫花卉册,也取材于“七月”,但不是该诗插图,而是广陈其意,以咏物喻人事,借颂美自然表达关情农桑之意。

    齐白石《广豳风图》

    广豳风图 欣赏

    第一,全幅工笔。即花卉和草虫皆以工笔方法画出,这是齐白石作品中少见的。1920至1924年间,他画过不少的草虫花卉,多为写意花卉配工笔草虫。他在日记和诗文中一再表示,自己不喜画工笔,但买家要求,也不拒绝。

    广豳风图 欣赏

    中国美术馆藏庚申三月画《草虫册》题:“余自少至老,不喜画工致。以为匠家作。非大叶粗枝胡涂乱抹不足快意。学画五十年,惟四十岁时戏捉活虫写照,共得七虫。年将六十,宝辰先生见之欲余临,只可供知者一骂。”庚申五月日记云:“余十八年前为虫写照,得七八只。今年带来京师,请樊樊山先生题记,由此人皆见之,所求者无不求画此数虫。”辛酉五月二十九日与杨晳子信再云:“连年以来,求画者必曰请为工笔。余目视其儿孙需读书费,口强答曰可矣,可矣。其心畏之胜于兵匪。”

    广豳风图 欣赏

    畏画工笔胜过畏兵匪,固为夸张玩笑之语,但其不喜画工笔之意并不假。他后来只以写意花卉配工笔草虫,多源乎此。《广豳风图》选择全工笔,似乎表达了对顾主的一种特别的敬重。

    广豳风图 欣赏

    第二,采用绢本设色,在齐白石作品中也颇为少见。绢本设色有贵重感,多与达官贵人收藏者的身份、趣味相配。他选择绢本,应有考虑顾主尊贵身份的因素。但对于用惯生宣画花卉的齐白石来说,在绢上运笔着色不免有些生涩,从而与常见的作品风格有些不同。

    广豳风图 欣赏

    齐白石画工笔花卉,始终不追求像画工虫那样工细,非不能为,而不愿为也。此外,画工虫需要一笔不苟的、精微的对虫写生,是很累人的,画花卉则可以默写,比画工虫省力得多。白石有诗云,“折扇三千纸一屋,求者苦余虫一只。后人笑我肝胆苦,除却写生一笔无。”衰年变法以后,他选定以写意花卉配工虫的样式。但从收藏的角度说,像《广豳风图》这样全工笔之作,少而又少,属鲜见品类,愈加珍稀可贵。

    广豳风图 欣赏

    第三、《广豳风图》中的《螳螂红蓼》《蜻蛉荷花》《蝴蝶荷瓣》《灶蚂芫荽咸蛋》《双蜂扁豆》《墨蝶花瓣》《蝼蛄蓼花》《蜜蜂桃花》《黄蝶菊花》等10幅,都使用了当时相对贵重的洋红色,至今近百年,仍明艳如新。齐白石曾说:画胭脂,“薄施,其色娇嫰;厚施,色厚且静。惜属草产,年久色易消灭。外邦颜色有西洋红,其色夺燕脂,余最宝之。”巧的是,同年三月二十五日,他在北京彰义门香腊店买了一百只“外洋燕脂”(即洋红),是“生平以来,买颜色好而且多之快心,此第一回也。”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他买了又使用了那么多西洋红,也许不是巧合,而是计划之内的事。

    广豳风图 欣赏

    第四,创作《广豳风图》的1921年,是白石定居北京的第三年,正处于“衰年变法”(约1917-1928年间)前期,画法与风格皆在探索之中,还未形成以“红花墨叶”、工写合一为特点的主流风貌。从《广豳风图》可知,其工笔草虫已高度成熟,逼真、鲜活,花卉则处在探索过程中,勾花着色,还带有民间艺术某些特征,如以细密的红色曲线勾画荷瓣以表现其质感,就可见出民间艺术的大胆和拙稚。

    广豳风图 欣赏

    总之,《广豳风图》有特殊的寓意,丰富的人文内涵,而其全工笔等艺术特征,则对研究齐白石的变法求新,有着特殊的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