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沉:大写意,画得好的,用笔都是慢的

来源: 互联网收集【声明】 编辑:小木 发布时间:2022-09-26 71 阅读
  • 举报

    机车大夫,1964

    以线造型这是我们的传统。以线为主,体面就要减弱。中国画的处理主观成分是很多的。

    一张画中,只有线是统帅,是首要的,象建筑中的的钢架。没有线,再好的墨色、颜色都是零散的、松垮的。要有完全用线画的本事。

    画线要象用犁耕田一样,追求毛、涩,沉着入纸。线和纸的关系象是有许多脚抓着纸,一种涩、沙的感觉,每一根线从头到尾力量都要贯穿,这样即使形不准也是一条具体的线 。用笔过光,感觉浮在纸上。李可染先生的用笔,即使用焦墨画树,由于毛、涩,也感到有一种松灵的空气感,所以画线是两边毛,与纸仅仅咬在一起。

    蒙古人水墨稿

    遒劲是一种内在的的东西,而不是外形上外露的东西。遒劲是指线之性质,而不指画线时外形上拐了多少个弯。好的演员在台上动作不多,而不好的演员则有很多小动作。我们画画也如此,线要给人一种整体力量,不要追求局部的小变化。

    率是不真诚,有一种炫耀的意思。心里有,笔里必定带出来。我喜欢兢兢业业,慢一点,容易思考,大写意画得好的用笔都是慢的。要多讲一点线本身的表现力,形本身的表现力。

    用笔只有慢才能找味道,找变化,用线一定要追求一种味道,若有若无,不是面面俱到。用笔多用干笔,湿笔易荒率,用湿笔要做的湿而不泡。

    只有从整体感受出发,才敢用线,才敢用焦墨勾脸,也才敢用淡墨画黑的衣服。

    清明,1990

    线不要死板,要有随意感,但随意里要有一种力量,不要松,不要板,不要草,好的线条感觉是刻出来的,可以入纸,有一种力量渗入纸里,和纸不可分割。抓不住纸的线条是没有达到起码的要求。先求线的力量入纸,然后再求变化。

    画画一定要要达到这种境界,出出进进,干干湿湿,千万不要勾边框,要很自如,中锋勾勾,侧锋扫扫,这画画,那画画。线条有干湿、出入之变化,便不是死线。

    物灵沙龙,1986

    用必要一气呵成,要追求气韵,这就是趣味,如日本的茶道,它已不是一种简单的喝茶,而是一种程式的艺术。

    率的线往往是技巧的流露,而笨的线往往是人的感情的流露,笔永远不能走的比脑子还快。

    一开始就要画要害部位,往往难大胆以落笔,初学没用把握,不要先动要害部位,这样成功率会高些。

    二老对酒图,1989

    要把复杂的线条都归纳为直、横、斜,无论千变万化,画面上的线都离不开这三种情况,这样的线就好看,痛快。画线就怕不痛不痒,含含糊糊。

    画什么都要和周围有关系,要有空气感、雾气感,水墨画中的石头很有趣,好象有空气在石间流动,这种感觉完全在于用笔。

    画衣纹好像山水画中画群山,正面没有纹路,而侧面纹路可多些,一层层推远。

    形体的意思到了就行了,线的味道不能丢,人物可以像山水一样画,重于笔墨味道而不斤斤形体。人物画中皴檫的运用,就像花鸟画中的点子,是画面的需要,而不是具体说明这是说明东西。

    雨,1991

    风雨近重阳,1992

    意向对酌图,1989

    醉归,1990

    官园鸟市,1991

    提笼人像稿

    周思聪、卢沉合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