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高度

  色可淡而不可灰,灰则无生气。

  可厚而不可腻,腻则无神韵。

  墨与白纸是两个极色,其本身就有调和作用,此两色与任何色彩都能协调,如果在两个对比色间留出一道白线(白纸的本色)或勾上墨线,则可起到同样的作用。白线忌“板”,须留得自然,有变化。

  ——朱屺瞻如是说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: